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杀夫女控诉家暴说哭女法警村民联名请愿求轻

时间:2019-10-13 01:59:0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杀夫女控诉家暴说哭女法警 村民联名请愿求轻判

张金芳儿子曾祥兵出示村民向法院递交的联名请愿书。  嗜酒如命的丈夫只要喝醉了酒,就会对她非打即骂,甚至还将她衣服脱光后强行赶出家门。面对家庭暴力,生性软弱的她更多的时候选择了忍受,但今年3月30日晚上,她的积怨瞬间暴发

,失去理智的她抄起钢钎等物将丈夫杀死,随后自首。  昨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张金芳杀夫案”在重庆市一中院开庭审理。当张金芳陈述自己的遭遇时,维护法庭秩序的女法警听后哭肿了双眼。  不堪家暴杀死丈夫  昨日上午10点,市一中院16法庭,瘦弱的张金芳被两名高大的法警带上被告席。落座前,她怯生生地瞄了一下旁听席,“搜索”到儿子曾祥兵时,眼泪夺眶而出。而坐在旁听席上的儿子儿媳也不停地抹眼泪,眼睛紧紧定在张金芳身上,丝毫不敢离开。  旁听席上座无虚席。众多旁听者中,大部分是死者的兄弟、妹妹、侄儿侄女等。然而,他们前来并非为死者鸣不平,而是和曾祥兵一样,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声援”,让张金芳得到从轻处理。  “请大家安静,开庭!”随着审判长“咚”的一声敲响法槌,庭审再现了今年3月发生的那桩血案。  据警方调查

,江北区胜利村村民张金芳长期受到丈夫曾凡云的侮辱、殴打。今年3月30日晚上10点,她因不堪丈夫酒后打骂,先后用钢钎、手锤等物将55岁的丈夫杀死在床上。  身高1.7米、身体壮实的曾凡云,如何被身高不足1.5米、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张金芳杀死的呢?张金芳在法庭上陈述,当晚6点多,丈夫一边喝酒一边骂儿媳,骂得极其难听。到晚上10点左右,“他喝得二麻麻的,躺在床上还在骂,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劝了一句”,没想到丈夫用脚猛踹她,随后将她按在地上强行脱掉她的衣裤,要赶她出门。“我当时气昏了,抄起门后一根钢纤朝他头上打了一下”,丈夫挨打后怒骂:“要么弄死我,不然明天我拿刀杀死你。”  “心想第二天肯定又要遭他打,我便再次抄起钢纤、手锤等物将他一阵狂打,将他打死在床上”,张金芳在庭上哭着陈述。案发后,张金芳拨打报警,随后被警方刑拘。  家暴史让女法警哭了  “和他结婚30年,你们不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法庭上,讲起自己的遭遇,张金芳声泪俱下。  张金芳说,在儿子8岁时,丈夫染上了汹酒的恶习,一个月至少要喝10多公斤高浓度的白酒,“经常是醉熏熏的”,家里也因此失去了以前的欢乐。“他喝了酒犹如一个‘武疯子’,动不动就骂人打人,我稍有不从或者反抗,他就变本加厉地打”。  张金芳说,结婚30年,每年至少有20天是她“屈辱的日子”。丈夫喝醉后(大多是晚上),总会以各种理由强行脱光她的衣裤,然后将她赶出家门。张金芳不得不光着身体,躲在离家几十米外的竹林里,等丈夫酒醒或睡着后才敢回家。  “夏天还好点,但冬天出去时,我冷得直哆嗦,有时实在受不了了,我只好躲到猪圈里,靠稻草取暖。”听着张金芳讲述这些年的遭遇,一名女法警忍不住用双手抹眼泪,还为张金芳递纸巾,轻声安慰她。注意到,昨日庭审中,这名年轻的女法警数次抹泪,庭审结束时,她的眼睛都肿了。[1][2][3]下一页哭求儿子“撑起家”  在庭审中,面对检方“故意杀人罪”的指控,张金芳辩称,杀死丈夫是她在长期遭遇家庭暴力、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做出的,她希望法院能让她“早日回家”。  为张金芳提供法律援助的重庆德普律师事务所律师彭林辩解称,该案系因张金芳长期遭受家庭暴力所引发,“张金芳是在无助、恐惧、绝望、崩溃的情况下逐渐产生的杀意。被害人对张金芳的长期暴力虐待是引发她杀人的主要因素,被害人在本案中有重大过错,应承担相应。张金芳作案后主动自首,认罪态度好,且得到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希望法院减轻或从轻处罚”。  昨日,胜利村近百名村民参加了旁听。当地村镇组织、群众向法院递交联名请愿书,证明曾凡云曾长期对张金芳实施殴打、虐待,希望法院对张金芳从轻处罚。  庭审结束时,审判长特许张金芳与儿子儿媳近距离“说几句”。母子相见,泪流满面。张金芳告诉儿子:“儿呀,我会好好改造的,你千万不要干违法的事,我不在家,你要把家撑起来,等我回来!”儿子曾祥兵哭着点头,哽咽着没说出一句话。  因案情重大,法官未当庭宣判。  声音  村调解员:曾调解16次没效果  张金芳在庭上泣不成声地说,她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丈夫虐待自己一事,也曾提出离婚,可因丈夫的威胁而中止。  “张金芳是典型的反抗家庭暴力”,胜利村调解委员会调解员段辉棣和死者的哥哥、弟弟、妹妹等人都证实,曾凡云多次在酒后打骂妻子张金芳。段辉棣称,从2009年初至案发,他曾先后16次参与对曾凡云打骂虐待妻子一事进行调解、劝阻,但没有取得任何效果。  面对面  儿子:希望法院轻判 让我还有机会尽孝  “妈妈太可怜了,从懂事起,我就没看到过她过上一天舒心的日子”,庭审结束后,曾祥兵用沙哑的声音告诉。他说,“开庭前3天,我就开始睡不着觉,盼望着能看到母亲”。  “妈妈胆小,通情达理,在我印象中她从没和其他人红过脸”,曾祥兵伤感地说,他母亲是为了他的成长,极力在维系一个家庭的完整,因此才一直容忍父亲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曾祥兵说,“父亲脾气太坏了,特别是喝酒后动不动就骂人、打人,我和母亲经常被他骂被他打,派出所、村干部都调解过,但根本没有效”。  提起死去的父亲,曾祥兵心情显得很复杂。他说,父亲对他很粗暴,特别是喝醉了的时候,一点事不顺心就扬言要打他。而母亲从没打过他,“(妈妈)曾多次为我挡过父亲的拳头”。现在父亲已去世了,他不愿对死去的父亲作过多的评价,“只希望母亲能得到从轻处罚,让我还能有一个尽孝的机会”。前一页[1][2][3]下一页延伸  市妇联派人旁听 或为反家暴立法收集素材  昨日从市妇联获悉

,今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反家庭暴力纳入立法工作计划。10月,反家暴法立法项目论证正式启动,预计不久将完成。“张金芳杀夫案”是反家暴法论证启动以来,我市审理的家庭以暴制暴案。  10月底,为张金芳提供法律援助的彭林介入此案后,就该案中暴露出的家庭暴力等情况向市妇联和有关部门反映,引起市妇联的关注。昨日,市妇联派维权部的伍凌等人参加了旁听,但没有接受采访,也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彭林透露,全国妇联当前正在就反家庭暴力专门立法进行立项论证,因此对该案极为关注。市妇联派人旁听,或许是为反家庭暴力立法收集素材。(重庆商报杨圣泉)

前一页[1][2][3]

积分商城系统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小程序运营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