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五心蝶

时间:2019-09-14 08:47:0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摘要:这个民族的神物是蝴蝶,族人叫这种蝴蝶为五心蝶,所以他们每年春天都会在五心蝶回到这座山时庆祝五天,作为对神灵的祭祀,向神灵的祈福,而这座山是属于他们民族的,叫勒不图山,族人也昵称其为蝶山,五心蝶每年秋天会离开勒不图山,族中的老妈妈说那是五心蝶去给族人祈福去了,让族人能够顺利过冬,五心蝶就这样冬雪来临之前迁徙消失,春来迁回,像候鸟一样,当五心蝶回来时他们会进行一次神圣伟大的包括女人在内的集体狩猎行动,以示对神灵的敬重。 一、生命的蝴蝶
沙迦是这座高山下一个民族的普通猎人,这个民族的神物是蝴蝶,族人叫这种蝴蝶为五心蝶,所以他们每年春天都会在五心蝶回到这座山时庆祝五天,作为对神灵的祭祀,向神灵的祈福,而这座山是属于他们民族的,叫勒不图山,族人也昵称其为蝶山,五心蝶每年秋天会离开勒不图山,族中的老妈妈说那是五心蝶去给族人祈福去了,让族人能够顺利过冬,五心蝶就这样冬雪来临之前迁徙消失,春来迁回,像候鸟一样,当五心蝶回来时他们会进行一次神圣伟大的包括女人在内的集体狩猎行动,以示对神灵的敬重。
没人走出勒不图山,族人都认为勒不图山外是地狱,只有在勒不图山才会受到神灵的庇护。然而,鱼随水游总有逆流者,当然了,不是沙迦,而是沙迦的妹妹尚琪,她并不是想脱离勒不图山,脱离她的的族人,她也害怕失去神灵的庇护,她只想知道冬天时五心蝶去了哪里?她想知道那遥远的被老妈妈称为福源的卡萌湖在哪里?她不能一个人去,她找了沙迦和一个男子来帮她,而沙迦没去,只是帮助他们在族人的视线中消失了。老妈妈预言族中会发生变化,因为那年五心蝶突然减少了很多。然而,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很久很久,也不知过了多久,沙迦也淡忘了尚琪,只是在风雨冷天时在担心她。
一个暴雨的夜晚,族人们纷纷逃至勒不图山中的山洞里。人们发现了许多虫卵,只是已经死亡了。也许这就是那年五心蝶突然减少的原因吧,那虫卵是五心蝶的幼虫,只剩下了空壳。他们不知道,每年秋天五心蝶雌蝶会将部分产下的卵留在勒不图山,神奇的是,那些留下来的卵孵出来的全是雄蝶,等雌蝶再次回到勒不图山时,迎接它们的是雄蝶的身体,雌蝶食掉了雄蝶后留些卵再次迁徙回卡萌湖,对,就是这样,雌蝶回来和留在这的雄蝶交配之后吃掉它们,飞回卡萌湖,次年带成群的幼蝶飞回勒不图山,没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老妈妈说这是神灵的安排,而那年五心蝶的突然减少让族人们很不安。
那夜,沙迦梦到了一个女人,她穿着尚琪走时穿的衣服,荡在空中,俯视着沙迦,天有些昏暗,沙迦看不清楚她,只是感觉她很美,沙迦向她大喊,然而唇只在颤动,却没有声音,很寂静,没有风,连天上的淡云都是静止的,远处的河水的激流都被隔了音,沙迦有些恐惧,迷茫的仰望那女人,他感觉那女人在笑,一种神秘的微笑。沙迦想醒过来,但却抬不动眼皮,眼球在转动,那女人落了下来,沙迦又定在了画面里,那女人渐渐消失,只留下一只五心蝶,那蝶落在了沙迦的手里。瞬间,沙迦坐起,额头浸出细汗,手里捧着一只已经死去却色彩鲜艳的五心蝶,沙迦努力回想那女人,但他的记忆总被梦中那模糊的笑所阻断。
一夜,两夜……
沙迦手里又多了一只五心蝶,他端视着那只蝶,他次如此仔细地观察五心蝶,那鲜艳的色彩是勒不图山的色彩,娇美的身躯是勒不图山的山峦河流,两个艳翅构成了一个五环图案,那环迷离变幻,紧紧相扣,像勒不图山的地形,那两条蝶须似若勒不图河的展示,它动了,飞了起来,五心蝶在沙迦眼前晃动。它在召唤,沙迦知道是那女人的启示,那蝶舞是那女人模糊的笑容。沙迦知道他也要迁徙了,五心蝶飞走了,只留了一片残翅,它需要解救,而那救她的的人也许就是沙迦。
勒不图山又少了一个猎人,在五心蝶迁徙之径上又多了一个行者。
一具鹿皮水袋,几块干鹿肉,一只黑色长矛,一个行者。突然降雨,人影一只,躲在山洞里,取火入眠,毒蛇逼近,未察觉,干草沙沙作响。两个牙咬嵌在皮肤上,蛇被抓住了,借火烤吃,然而,毒入血肉,眩晕。几天后,黎明,挣扎爬起,头痛,衔几口草药,前行。入森林,遇虎避逃。攀树取果。误入狼洞,地震救走了幼狼,跟随。过沼泽,险些陷入深潭,孤独,饥饿,幼狼长壮。到沙漠,干渴难捱,口唇干裂,烈日如火,沙丘连绵,夜晚星坠银空,与狼语。雪山,白色占领秋色金装,寒冷占据周遭,与狼互枕眠。春回,黑熊出现,猛拍树干,树枝哗哗作响,挥动黑色长矛,击中未死,紧追沙迦,慌乱躲逃,背靠山崖,无路可退,壮狼猛扑上去咬中熊喉与其同坠山崖。沙迦在崖上堆了一个石坟,转身离去。淌河,踩石滑倒,被水流带走,顺流而下,挣扎,淹入水中,气泡一股股从口中吐出,水草缠住脚腕,用力奋蹬,水进鼻道,全身瘫软,无力的乱抓,眼前出现那模糊的笑容,那女人向沙迦伸手,沙迦无意识的向前伸手,去抓水,慢慢凝动。笑容消失。水经吊瀑,人随水掉入潭中,浮起,飘荡在乱石间。一个身影走近,笑容,模糊。
“你叫什么名字?你从哪来?”一个少女在火堆旁注视着他。沙迦听不懂她的语言,他只是感觉头痛,伤口在额头挣扎欲裂。那少女给他带回了一些野果。
沙迦与那少女来到河边,一只蝴蝶飞过,沙迦指了指那蝴蝶,“我要找到它,并救出它。”少女不解,她也听不懂他的语言,脸上却突然出现一个笑容,“你叫蝴蝶?”也许是发音相同,沙迦以为他知道什么,便点了一下头。少女将沙迦带回了本族居住的地方,他们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沙迦,沙迦养伤居住了在那里。黄昏,一只猎豹进入族居地,女人们纷纷逃散,不远处传来婴儿的哭声,在一个碎布袋里,一个婴儿哭号着,伸着小手,好像在找妈妈,那猎豹被族中的男人们围住了,那猎豹却突然跳向那婴儿,猎豹呲牙咧嘴回头看了看张牙舞爪的而惊慌失措的人们,男人们乱吼着,那少女往那婴儿方向跑去,沙迦顺手提了一根骨矛便冲了过去,猎豹见人冲来,摆出进攻姿势,猎豹向那少女猛扑过去,沙迦顺势压倒那少女,将骨矛刺向那烈豹,猎豹扑在了骨矛上,刺破了豹爪,猎豹怒吼了一声,它被激怒了,猎豹折身冲向那婴儿,沙迦也往那婴儿方向跑去,几乎同时跑到婴儿那瞬间沙迦将骨矛刺向猎豹的头部,直穿头颅,猎豹的血喷在了沙迦和那婴儿身上,猎豹应声倒地,沙迦抱起婴儿,沙迦微微一笑,那婴儿却在吸允着豹血,也许是饿了吧。那些男子们举矛欢呼,那少女也挂着笑容。
沙迦伤已恢复了,他要走了,准备继续寻找那消失的蝶。沙迦要带走那少女,族人们议论纷纷,沙迦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他知道他们在争吵着是否同意让沙迦带走那少女。那少女只是微笑着看着沙迦,脸上荡着幸福。,沙迦带走了那少女,那少女幸福而又像是受了惊吓的小鹿紧紧地跟随沙迦,也许是那少女从未离开过那里吧。

沙迦带着少女沿着河边走。
天空乌云四起,昏暗地向下压着,那少女有些害怕,沙迦把她拥在怀里,黑云翻滚着,渐渐成了暗红,狂风忽起,刮着树呼呼作响,细沙微粒贴着地面飞跑,沙迦回头,向远处一望,一条黑色长柱天连着地般向他们靠近,天上的云跟着黑柱牵动,周围的东西都飞向黑柱,应该说是被黑柱吸走的,风又变大,沙子打在沙迦的脸上,一丝生疼,沙迦带着那少女开始奔跑,而那黑柱渐渐靠近,直向沙迦他们,那黑柱好像跟着他们似的。沙迦边跑边回望,渐渐清晰,一柱高高地的旋云,风带起的乱物在旋云中打转,黑柱不停地扭动前移。沙迦他们跑至陡崖,背后黑柱逼近,无奈,沙迦只得和那少女顺着草藤向崖下爬去,有东西飞落,乱物下坠,沙迦加速下爬,黑柱飞过悬崖,黑柱所携带的东西不停地往下落,沙迦护住那少女,一块石头从上面落向沙迦,沙迦盯着那石头,石头在瞳孔中变大,靠近,沙迦闭上了眼睛。沙迦忽然感觉被拽了一下,沙迦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对面坐着一个男子,那少女在沙迦身旁,沙迦定睛一看,他竟是和妹妹一起离开族人的凯漠。
“凯漠,是你?!你怎么会在这?”沙迦兴奋起来,“很久不见了,沙迦。”凯漠略有沙哑的声音使他显得很苍老,“刚才……”沙迦徒然回过头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洞里,他探头望出,不时有下落物经过洞口。
“在崖洞里,我发现你在那吊着,就把你们拽进来了。”凯漠从身上取出一只干干的蝴蝶,“五心蝶。”那少女说出的话沙迦竟然听懂了,沙迦很惊奇地盯着那少女,好像在问她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在山崖上,有一只五心蝶落在了我的手上,然后就没了,之后就进了崖洞了。”那少女也一脸迷惑。“也许是神吧。”凯漠指了指蝴蝶,“让语言统一?”沙迦再次兴奋起来。

二、寻找蝴蝶
“我妹妹呢?尚琪不是和你在一起的么?”沙迦脸上浮现出不安,“本来我们是在一起的,可是,神把她带走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见到一股彩色的东西向我们靠来,当我再回头时发现尚琪已经不见了,彩色东西也消失了。我到处寻找,可是,很久都没找到尚琪。”凯漠表情沮丧,脸上的肌肉也僵硬地抽动起来,眼中闪着失落和悲伤。
“后来,一只蝴蝶把我带到了这里,我发现那彩色的东西每次出现必会出现黑色云柱,好像被追逐似的,而那黑柱不仅带走了各种动物而且带走了很多女人,而每次彩色东西消失后都会发现五心蝶尸体。”凯漠看了看那少女,眼中夹着疑问.
“那我们去找那彩色的东西吧。”那少女在地上捡起了一只五心蝶仔细端详,五心蝶残翅上的五环形状伴带着色彩在崖洞昏暗的光下闪着微弱的荧光。
“也许,我们应该沿着五心蝶迁徙之径去卡萌湖。”沙迦看着凯漠,好像在告诉他在那里可以找到尚琪,又看了看那少女,她只是朝沙迦浅笑,只是依从地牵着沙迦的破衣角,夜幕降临,三人在崖洞中过夜,睡前沙迦小声问了那少女的名字,“蝴蝶。”“很好听的名字。”沙迦抱着蝴蝶。山崖寂无声息,只是偶尔传来一声悠远的鸟鸣,沙迦透过洞口望了一眼外面,夜宇银星坠空,一颗流星划过,在洞内只看到一段痕迹,“星落了,有生命会消失。”沙迦想起他小时候老妈妈告诉他的话,沙迦的思绪有些不安,看了看眼前的蝴蝶甜甜的睡脸,他有些后悔把她带来,沙迦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闭目。

“我和尚琪见过那彩色的东西铺天盖地地飞过山崖,飞到对面的陡崖之后消失了,这崖底是一条河,也许我们应该像那团彩物一样飞过去。”凯漠已经准备了烤肉,看来是昨夜黒柱带来的小动物。然后凯漠做了一个飞翔的动作。几年不见,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凯漠了,脸上更多的是沧桑和沉稳,沙迦看着凯漠,那个曾经带走他妹妹的而且是他的朋友的男人,这几年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们是如何挺到现在的,都让沙迦感觉他现在面前的男人更加坚毅和伟大。
“飞过去?像五心蝶那样?”沙迦撕了块肉给蝴蝶,蝴蝶细细地嚼着,听着两人谈话。
“如果我们变成大蝴蝶就好了,这样就能飞过去了。”蝴蝶拾起一个干干的五心蝶,自己言语着。
“对!飞过去!”沙迦突然兴奋起来,嘴上衔着肉狠狠地咬下去,眼里闪着光。凯漠和沙迦他们爬出了崖洞,开始寻找树藤和巨大的树叶。他们用树藤把大量的巨叶绑在了一起,他们选了一个崖岸比较高的而对岸很低的地方将他们造的像蝴蝶翅膀一样的东西拖了过去,他们在等待黑柱再次出现,抑或在等待彩色东西的出现,总之,他们在等待时机。他们用巨叶把自己裹了起来与大翅膀绑在了一起。
这样等了几天,随着风逐渐变大,他们相信黑柱很快就会出现,然而下起了大雨,他们仍然在等待黑柱或彩团的出现,没多久,雨势渐小,果然,他们身后出现一条直立的黑线,越来越清晰,三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等待黑柱把他们带走,黑柱扭动着逼向沙迦他们,周围带起了乱物击向他们,骤起的狂风似要撕碎他们,沙迦努力地眯着眼睛,发现空中飘着各种动物在黑柱周围。随着凯漠一声大喊“来了!”大翅膀被黑柱掀了起来,大翅膀在黑柱中旋转,碎物相撞,沙迦突然被一物击中头部,晕了过去,蝴蝶死死地抓住捆在沙迦身上的树藤,风似穿透身体,钻入耳中,身体不停地晃荡,凯漠卷着身体拽着树藤,一股劲风把凯漠从三人中切了出来,起初凯漠还握着蝴蝶的手臂,但树藤像被刀切开一样断了,凯漠飞离了大翅膀,而沙迦他们全然不知,紧闭双眼,乱物击面,几乎没有了知觉。不知在空中飘了多久。当沙迦再次睁开眼睛时蝴蝶已经在火堆旁准备了烤鱼,只是不见凯漠。蝴蝶默不作声,以为沙迦还在昏迷当中,待沙迦正要开口时,在原来的伤痕上又裂出的一道新伤,一阵阵晕痛让沙迦全身浸出细汗。
“你都睡好久了。终于醒了,天上的火球都出现好几次了。吃点东西吧。”蝴蝶一脸欢喜,蝴蝶把烤好的鱼递了过去。沙迦眼球扫动着,刚要开口说话,蝴蝶抢先说道:“你想问凯漠在哪吧?我们落下来以后我就没发现他。我们漂在水里,不知怎么地我就爬上了岸,你那时还绑在破碎的大翅膀上,还晕了过去,头上还流了很多血,而且周围有很多黑柱留下来的东西。”沙迦看了看周围,一片被扫荡的痕迹。
“我们继续找卡萌湖,用五心蝶做记号,若凯漠没找到我们他也许会看到标记的,他也会去卡萌湖的。”沙迦囫囵吞枣地食了烤鱼,用身旁的树叶带着一些蝴蝶给他采来的草药简单地包了一下伤口,之前,蝴蝶在沙迦还昏迷时给她清洗了伤口。
沙迦带着蝴蝶又开始上路了。

夜晚,沙迦和蝴蝶来到一片森林,沙迦握着休息时修好的短矛在前面护着蝴蝶,然而,一个个黑影在他们周围荡来荡去,而沙迦却未发现,可蝴蝶却感觉异样,“沙迦,我感觉有东西在我们周围。”蝴蝶紧跟在沙迦身后,沙迦向周围看了看,森林里却出奇的静,沙迦立住了,屏住了呼吸,心脏砰砰的乱跳,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微弯着腰,眼睛直直地向四周扫视。

共 1 21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梦幻般的勒不图山承载着一个民族的信仰,象征福祉的五色蝶越来越少引起了人们的不安,沙迦的妹妹尚琪和凯漠踏上了寻找五色蝶的道路经年不归。一场恶梦中神秘的女人经领着沙迦也踏上了征程,途中与美丽可爱的少女蝴蝶相爱,又意外的找到了失踪许久的凯漠。沙迦、凯漠、蝴蝶三个人就像探险小分队,冲破无数的艰难险阻,一直努力的去寻求真相,终于找到一个五色蝶四处飞舞的仙境卡萌湖,湖中的水请求他救卡萌湖同时也是救了妹妹尚琪,神秘的湖底世界妹妹和其它人一样被透明坚硬的液体雕成了人像,在一场惨烈的人与黑鸟的战争中终于取得胜利将所有的人救了过来,妹妹尚琪和凯漠却携手将自己奉献给了卡萌湖,世界重新归于平静美好。很奇妙的一篇小说,故事中有着典型的英雄主义的痕迹,也有着世界一同的美好愿望,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22205】
1 楼 文友: 2012-02-21 17:0 :18 说真的,小说审完后像看了一场史前大片一样过瘾。优美的传说,美丽的风光,血腥的场面,英雄的形象,儿女情长,善良回归。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2-02-21 17:24:28 非常感谢 秋水 的审阅~~~ 多年以后,谁会记录我们的故事?左背心痛是什么病预兆
儿童口臭
为什么会得轻度动脉硬化
孩子流鼻血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