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敲诈者

2019-03-16 20:10:02

敲诈者

李伟民是这座小城里排在前五位的富人,他拥有官方和非官方的头衔多达十几个,他的名片上只印了几个有分量的,像行业协会会长、商会会长什么的。 李会长是位很看重自己民声的人。他有一栋海边别墅,那里住着李夫人和保姆,李伟民经常的留宿地点却是在郊区一座

李伟民是这座小城里排在前五位的富人,他拥有官方和非官方的头衔多达十几个,他的名片上只印了几个有分量的,像行业协会会长、商会会长什么的。

李会长是位很看重自己民声的人。他有一栋海边别墅,那里住着李夫人和保姆,李伟民经常的留宿地点却是在郊区一座不起眼的四合院里。那里是他和秘密情人娇娇私会的地方。每次约会的时候,李伟民都是自己亲自驾驶着一部普通的别克轿车前往,连他贴身司机兼职保镖小刘子也不知道这个地方所在。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直到发生了一件意外。

那天,李伟民在办公室里接到了一个陌生的,那头是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

是李总吗?

我是李伟民。

娇娇现在我们手上,我想你应该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条,你不要报警,否则,你和娇娇事情就会败露,娇娇的安全也不能得到保证;第二条,你需要准备一笔钱,这点对你来说不难,100万,要现金,给你五个小时,到时间我们会准时和你联系。现在你可以听听娇娇的声音。

那头传来了一个女生哭泣的声音。

是娇娇吗?

李总,求你救救我!

听上去确实是娇娇的声音。

男人接过:李总,请记住点,马上去做第二点。现在计时开始。

挂断了。

马上拨过去,已经关机了。李伟民看了一下手表,是上午10点。

李伟民久经商场,经历丰富,这种事还是次遇到,很显然,他遇到了麻烦,而且是大麻烦。

他命令自己冷静下来,此刻他需要理智。他首先在一张便签纸上记下了绑匪的号码,又写下了一行字:不要报警、准备一百万(五个小时内)。

静了一分钟,他才像想起什么一样,拿出拨通了娇娇的,关机了。他心里一沉。马上开车奔向郊区,来到四合院,看到四合院的大门半开着,屋子地上散落着沙发垫子和娇娇的拖鞋,一只杯子被摔碎在地上,屋里一片狼藉,明显是有人闯入过。

此刻,李伟民的心沉到了点。

他蹲下来,开始思索如何应付这场危机。

如果他报警,警察会深入调查,那么他和娇娇的关系就会暴漏,媒体也会介入,自己的名声和家庭就彻底完蛋了,李夫人如果提出离婚,法院会支持,她会分走自己的大部分财产。重要的是娇娇可能会没命。后果非常严重。

如果不报警,一百万对他李伟民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绑匪会不会收到钱后撕票,他自己也没把握,而且,绑匪显然很清楚他和娇娇的关系,即使这次收钱放人,后面会不会继续敲诈呢,这也难说。

李伟民下意识看了看手表,已经12点了,时间过去了两个小时,距离绑匪要求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他必须迅速决断。

李伟民的冒险基因此刻占据了上风。

他用经商的精明头脑盘算着,如果不报警,他还有应付危机的余地,还有和绑匪交易的机会,利用这些机会,李伟民会动用自己的背景和关系,将这帮混蛋挖出来,一打尽。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了一丝兴奋。

他需要做一些准备工作。

首先,他给财务处打了,让他们马上准备100万。一百万不是小数目,程序上虽然需要几个副总一致授权,但是,李伟民毕竟是一把手,他分别给几个副总打了,谎称说是一个私人朋友的资金链临时出了问题,钱应该没问题。

利用剩下的时间,李伟民让自己冷静下来,他要想一个主动出击的办法对付这帮混蛋。坐以待毙不是他的个性。

想到现金,他突然想到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种专门装现金用的密码箱,他的一个香港朋友推荐给他的。这种箱子在密码锁里设置了超长距离微型窃听器,在国外,这种箱子通常被用来搞商业窃听。他想,绑匪可能想不到他会有这么高级的窃听设备,只要箱子到了绑匪那里,他就能窃听到绑匪的一些信息,只要先将娇娇解救出来,知道绑匪的底细,回过头来对付他们,李伟民就游刃有余了。想到这里,他不禁得意起来。

幸运的是,李伟民很快就从他的香港朋友那里拿到了一个这种箱子,香港朋友还仔细给他做了示范。

李伟民笑着说,商场如战场啊。

香港朋友说,李总放心,我只懂箱子,其他的都不想懂。

非常顺利,一切都在三个小时时间里完成了。绑匪的也准时打了过来。

李总,钱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我要你们拿到钱的时候立刻放人,我要娇娇的现在开机,钱我装在密码箱里,一百万现金数量也不少,你们也不希望弄丢吧,密码我会发到娇娇的上。

李总,你倒是很周到啊,好吧。一个小时之内,你将箱子存到来客超市的寄存处,凭条用信封装好,扔到超市停车场入口左边的垃圾桶里。别忘了,做完这些,发送密码,娇娇就安全了。不要跟踪,我们对你非常熟悉。

来客超市距离自己的办公室只有五分钟车程。李伟民按照绑匪的指示,很快就做完了上面的事。

自己在明处,绑匪在暗处,看来绑匪对自己和这个城市非常熟悉。李伟民放弃了跟踪。他不想节外生枝。放下信封,回到车里,发送完密码后,他就开车离开了,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做。

十分钟以后,娇娇果然打来了,娇娇在那头大哭着说,自己的头上始终被围着头罩,她刚被扔在了郊区的海边,里传来了大海的波浪声。绑匪遵守了信用。

李伟民安慰娇娇说,娇娇你受惊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会派人去接你到宾馆,我还有点事需要处理。

娇娇说,不用了,我自己会打车到市区找宾馆住下的,到了给你打。

暂时松了一口气。只要娇娇安全了,李伟民就能专心对付绑匪了。

回到办公室,李伟民立即开启了监听设备。那是一个模样的东西,据说,通过耳机,就能监听到箱子周围两米范围内的对话。

李伟民像专业情报人员一样,戴上了耳机。

耳机里偶尔传来男人咳嗽声和汽车马达轰鸣声。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传来汽车刹车和砰的关门声音,车子好像是到了目的地。

接着是脚步声和敲门声,门好像打开了,隐约还能听到浪声。李伟民断定,那里一定是在海边某处了。这帮混蛋的老窝肯定在海边某处,李伟民暗暗骂着。

那个打的低沉男声传来:货在这里了,这是通话录音,我们的事完成了。

没有听到回应,箱子好像是被交给了一个女人,因为李伟民听见砰的一声门关上了,接着是高跟鞋敲击地板的清脆声音。

,箱子好像是崩的一声被放在了地上。李伟民暗自佩服科技的高超。

然后,李伟民听到了下面两个女人的对话: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我还要去应付他一阵子,你也抓紧你的事,别忘了我们说好的,这里的钱有我一半,你也拿到了对你离婚有利的证据。

李伟民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比起刚才里还要清晰,就像在眼前一般真切。

没错,那是他心爱的娇娇的声音。

放心吧,你做的很好。我会信守我的诺言,你也要把你的嘴闭紧!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李伟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时间他感到天旋地转。

天啊,没错,那个熟悉的声音正是陪伴他二十年的妻子的声音。

李伟民已经瘫坐了地板上,耳朵里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他在想,他的后半生可能要自己一个人度过了。

(:收获)


游戏机厂家
宿迁市防雨篷布批发价格
单晶硅石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