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上海开展民宿业态调研管理办法有望年内出台

2018-06-27 20:44:11

图片说明:位于上海江苏路安定坊的文艺旧式公寓民宿内景。海锋摄

“急啊!我们也就差那最后一公里了!”上周,金山嘴渔村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朱敏坐在特意来区里调研民宿发展状况的市旅游局、农委、规划局等领导和专家面前,脸挂愁容。

别看金山嘴渔村地方不大,这两年在市郊旅游地排行榜中,排名还挺高的。业内人士表示,这和近年来在渔村安营扎寨的几家民宿不无关系。“一间夜”是旅游界颇重要的一个概念,换言之,就是留住游客的脚步,让游人住下来慢慢体味当地的风光。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国内民宿企业已达4万多家,行业从业人员近90万人,市场规模逾百亿元。可是,民宿从诞生之日起,就面临着尴尬的局面。不但无法准确定义,还面临着监管空白,游走在法律边缘。

作为一个新兴的业态

上海开展民宿业态调研管理办法有望年内出台

,目前民宿还缺乏相应的政策来扶持。近日,本市旅游、农业、商业等部门启动对上海郊区民宿现状的调研,民宿管理办法有望年内出台。

上海开民宿消防难过关

近年来,上海民宿的发展怎一个火字了得,风情十足的石库门、老弄堂、老公寓,都是海派民宿喜欢扎堆的地方。但这些被他人唤作民宿的、主人自己觉得是民宿的,其实目前还没有一个统一、可行的标准。

华东师范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教授冯学钢是此次上海郊区民宿现状的调研组专家。他告诉,上海土地供给有限,像苏浙一带民宿那样靠农民宅基地随意建房出租,几乎不可能,只能借闲置用房。

闲置用房的出租也存在安全隐患,消防安全就是焦点,大多数沪上民宿在办证时都是在消防这一环节卡住的。

旅馆业属于特许经营范围,其中的一些标准不能简单套用在民宿上。建议参照旅馆业为民宿制定一个引导性的标准,在一些达不到旅馆标准的地方,相应的管理措施就要跟进。

眼下民宿服务人才奇缺

民宿受追捧,是因为每家都有特色。

正因为民宿的差异性,所以大大提高了制定相关规则的难度。华东师范大学旅游系教授楼嘉军指出,在一些旅游景区,民宿价格始终居高不下。比如上海市中心现有民宿,日均价动辄逾千;而在市郊,即便淡季,民宿每晚也要500元左右。

还有一个突出问题就是人才奇缺。在我国台湾地区,人们入住民宿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冲着特色鲜明的服务而去。而调查发现,上海不少民宿主人雇佣的服务生多是自己的“娘舅阿姨”,大多还是外行,这种粗放的管理模式成为硬伤。对此,楼嘉军建议,民宿从业者可以从现有的旅游专业学生中招募。

民宿从业者各有各的无奈

垒高三块砖,邻居上门讨说法

嫌租客太吵,隔壁断煤又断水

万万没想到,因为在自己装修一新的民宿墙头垒高了一摞砖,“半朵悠莲”的主人郑建军被与他一墙之隔的渔村老街坊“寻”上了:“你们墙上那高出的三块砖头挡了我家阳光。”邻居要向郑建军讨个说法。

郑建军想想,这个村子,这条老街,是老邻居生活了多年的地方。于情于理,都应该让一让。端上好茶,点根好烟,拉着老邻居到装修得别具一格的房间里逛逛,笑声暖语中化了干戈。

但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民宿业主胡小姐却没有郑建军这么幸运。她说,去年初,她在沪上黄金地段租用两套老式公房,完全按照老上海风格精心设计,连一个包着竹藤的热水瓶都是去东台路淘来的。她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出装修效果图后,点赞如潮。这给了她极大信心,开始在一些站上营销。入住者不少是80后,以外籍人士居多。发出吱吱呀呀声响的木楼梯、公共煤卫等在一些老外眼里,倍感新鲜。有些老外喜欢在房间里唱歌,喝高了也会大声说话,这会打扰隔壁邻居的生活。特别是老人,他们反映住客有时聚会“声音太吵”“心脏吃勿消”。陌生人进进出出,也让他们感到不安全。

胡小姐说,最厉害的一次,愤怒的老邻居断了她客人的煤气和水,让那位远道而来的芬兰姑娘坐在楼梯上委屈得哭起来。为了不让矛盾升级,胡小姐最终只好将自己喜欢的民宿变成长租房,自己当起了二房东。

在上海,因为邻居提意见、闹纠纷,民宿主人一般的处理方法,要么用送礼等办法摆平,要么干脆关门大吉。一些怀有文艺青年梦的城市白领,在外地办民宿,也遇到当地租户坐地起价、撕毁合约的情况。

十年前就关注民宿生态圈的上海小众旅行社负责人王思薇说,每位打造民宿的主人,投入时都是满满情怀,但都或多或少遭遇过尴尬。如今民宿那么火,从一个方面说明这个市场需求越来越大,再大的困难和阻力,也抵消不了越来越多创业者的激情。

如何判断孩子长生发育是否正常?
如何长高个子
正确的长高方法
最有效增高方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