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王梦恕266万亿铁路债务并不高

2018-01-11 16:15:25

王梦恕:2.66万亿铁路债务并不高

原标题:王梦恕:2.66万亿铁路债务并不高

《中国经济周刊》肖翊摄

两会期间,王梦恕,这位76岁的老人、中国桥隧专家,再一次被推向了风口浪尖,只不过这次是因为火车票价高、买票难的“快问快答”。他说,不是票价高,而是工资低;铁总办的购票站“透明度要那么高干什么?能买票就行了”。

王梦恕的言论似乎总是“不合时宜”,也时常引来质疑。但他很不以为然,他说,中国缺的是真话,如果没有人愿意说真话,这个国家就完蛋了。

两会期间,就我国高铁建设、铁路负债等问题,《中国经济周刊》采访了素有“中国铁路代言人”之称的王梦恕。

铁路债务是多年累积的,并不高

《中国经济周刊》:您觉得目前的铁路债务高不高?

王梦恕:现在铁路债务,是多少年来的积累,其实并不高

王梦恕266万亿铁路债务并不高

。现在约2.66万亿,这个钱是怎么出来的?从1990年前后开始,国家修铁路就不拿钱了,就是由铁道部贷款,慢慢积累出来的。国家这些年修了那么多铁路,又提速。现在修铁路,它的社会成本在10年到15年之间,基本都能收回。像北京到上海的京沪高铁当时花了约2500亿,现在一年收约250亿,10年就收回来了。如果再加上利息,可能一年要300亿,现在这些钱都摊到车票里头去了,所以车票价格开始定得高的原因,一部分也是因为要还债,再加上设备维修、人工费和材料消耗费等,这样加起来的。

《中国经济周刊》:所以当时火车票的定价是高的?

王梦恕:票价在当时来看是有点高的。但是在运营过程中,每年物价要上涨3%左右,但火车票从2012年定价后就没涨过,一般5到10年才调一次价格。

高铁和重载铁路同时都要修

《中国经济周刊》:现在有一种质疑说中国的高速铁路是不是建设得过快?

王梦恕:美国3亿人口,现有铁路27.2万公里,我们将近14亿人口,2013年年底铁路才刚刚达到10万公里。我们的高速铁路现在定的是6分钟一趟车,但需求量还没达到这一步,所以目前半小时一趟车比较多,在广州一带到韶关一带,15分钟一趟车就能满足客流量了。如果客流量大了,那就到6分钟一趟车,都是安全的,没有问题的。所以今年春节,上海、北京、广州这些大城市,都没有滞留多少人,都很快给拉走了。

《中国经济周刊》:铁路运输希望达到的“客货分离”目前进展如何?

王梦恕:我们原有旧线约9万公里,有11000公里现在是高速铁路。旧线现在不是以客运为主,是以货运为主了,这样可以实现盈利。过去跑一趟客车,要少拉3列货车,现在减一趟客车,可以增加3列货车,而且现在货运量非常大。我国现在整个的货运线路还满足不了实际需求,有一些大宗料,像煤炭、钢铁、矿石等还需要大量的货运线。所以要加快重载铁路建设,内蒙古到江西的重载铁路已经开工了。现在的原则就是高速铁路和重载铁路同时都要修。

中国高铁走出去,问题不在技术上

《中国经济周刊》:2013年,我国高层领导出访时多次推销中国高铁,引发外界的高度关注。中国高铁走出去,目前进展如何?

王梦恕:在走出去上,应该说中国高铁有这个能力,技术上没问题,但是国际关系比较复杂,速度还比较慢。走向海外,高铁要谈判,要保证对我们国家有好处,把其他行业带动起来。大家都认为中国高铁是的。打个比方,一提到手表就想到瑞士,一提到小电器就想到日本,一提到航天就想到美国,一提到机器加工那就是德国,一提到高铁就是中国,成一个名牌了。

《中国经济周刊》:走出去的问题和瓶颈在那里?

王梦恕:现在的问题是走出去的这套手续、这套关系现在还都不太熟,所以比较慢。另外人家对你也要有一个认知过程。

(原标题:《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两会聚焦】2.66万亿的铁路负债并不高》)

原标题:王梦恕:2.66万亿铁路债务并不高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南京哪里治癫痫
利于孩子长高的药
癫痫病药副作用
儿童头痛性癫痫
扬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