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瑞星VS微点国内桩封杀丑闻

2018-10-28 12:05:45

瑞星VS微点,国内桩封杀丑闻

这件事情我知道很久了,算不上,真相到底如何也不清楚,大家看看自己琢磨

古往今来,一个伟人的诞生,背后都有一段凄美的故事,一个新事物的诞生,也注定了它不平凡的命运… “瑞星”,无庸置疑,是中国计算机业界的一个奇迹,国内杀毒市场的霸主,瑞星从当初只剩10万资金,同时还欠着15万广告费的窘境,到现今占据国内杀毒市场60%以上的份额的壮观。甚至于人们一提到病毒,就联想到瑞星。

这个奇迹是谁创造的?是刘旭。

瑞星的成就,或许对刘旭来说,是幸运的,但老天偏偏爱和他开玩笑,从一手成就瑞星的奇迹,再到被瑞星的原始出资人过河拆桥,再到自主研发的微点主动防御软件遭到封杀,这一路走来,或许刘旭已经不会感到幸运了,为他人做嫁衣,恩将仇报,这类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一种不幸…

或许在开头,很多的朋友会有个疑问,为什么要封杀微点?对病毒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现有杀毒软件总是在病毒出现并得到病毒样本后,才更新对此病毒查杀的病毒库,就好比瘟疫总是在发生后才有预防针的出现,传统杀毒软件靠的只是病毒库,一种简单的文件对比模式,新病毒产生了,就提取此病毒的特征值,杀毒软件扫描机器的文件,进行文件对比,有此特征值的文件就定为病毒。但是呢,随便的一个黑客爱好者,初级的就够了,到任意一个黑客站,下载一个加壳器,就可以对此病毒进行加壳变特征,此时,此病毒的特征已经变了,杀毒软件就发现不了了。微点靠的是行为库,只要一个程序进行违反计算机安全逻辑的操作,就可以被发现并清除,万变不离其宗,违反计算机安全逻辑的操作就那几种,所以它的面世,传统杀毒软件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

2005年6月21日,刘旭向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络安全监察处提出了备案申请。这只是个告知程序,而非审批程序,基本上都是第二天就完成了。监处不仅不予备案,反而以“反病毒公司资质调查”、“未采取安全技术防范措施”为由,开始了对东方微点公司的调查,包括刘旭在内的公司管理、研发人员被多次传唤,存有微点主动防御软件方案设计、源程序等核心机密的数十台计算机被扣押。

“从调查形式看,这些调查不像资质调查,却像刑事侦查。来的人不是产品管理科的,而是案件科的干警;询问从未涉及研发人员知识结构、技术背景、专利许可等有关反病毒资质问题,却问公司是否偷税漏税、是否盗取其他反病毒公司的病毒样本。”

“更为恶劣的是,在未出具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电脑竟被在光天化日之下直接送到了竞争对手——瑞星软件公司那里。监处还给国家病毒防治产品检测中心发公函,要求其对微点产品不予检测。”

更诬陷在微点公司负责后勤的副总田亚葵于2004年12月21日19时许,在与互联连接的过程中,运行或激活“rm”、“big.E@mm”、“ojan”、“ojan”四种计算机病毒,致使与其使用同一路由器连接互联的健桥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管理部、北京思麦特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等用户感染上述计算机病毒,造成经济损失18万余元。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但问题是,这4个病毒在当时的条件下根本不可能进行络传播。而且关于北京麦思特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被病毒感染的事情也是捏造的!有关采访了北京思麦特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该公司办公室一女职员听到关于“贵公司是否遭受过计算机病毒攻击”及“是否造成经济损失”的问题后,询问了该公司有关负责人,向表示:没有听说过遇到过病毒攻击,未听说有经济损失。

更荒唐的是,有段时间在百度搜索里,输入“东方微点”,却被告知“您输入的关键词可能涉及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 难道东方微点公司成了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成了反动机构?

7月28日,在田亚葵经历了11月的含冤受屈后已经被海淀检察院释放,整起事件在一步步的走向清晰,前方是绝路,希望在转角!希望微点公司能坚持下去,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黎明前总是黑暗的,耐心等待着太阳升起来后的万丈光芒吧!

演讲培训
蓝光雍锦源
苹果树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