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求仙则仙 第三百九十一章 长相思

时间:2019-10-18 04:39:12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求仙则仙 第三百九十一章 长相思

唐承念恍惚觉得这个画面,似乎是自己曾经见过的。

她不由得愣在原地,仔细回忆了一会儿,才想起,她好像曾经做过这样一个梦。

那个梦中,也是这样一片碧绿的竹林。

只是与此时的温暖阳光不同,在那个梦境里,竹林中,有着萧瑟的阴意。

乐音泠泠,哀切戚戚。

“唉……”那红衣少女也有着一头红发,背对着唐承念,双手负在背后,望着竹林发怔。

她想起来了。

梦里,红衣少女并未等来人。

那寻人的少年,也错过了此处。

星沉月落夜闻香

素手出锋芒

前缘再续新曲

心有意

爱无伤

江湖远

碧空长

路茫茫

闲愁滋味

多感情怀

无限思量

梦中圆梦……梦中圆梦……回忆着这首极为凄凉的诗曲,唐承念不由得正色。

恐怕她要做的,便是让幻境中的二人相见吧。

想来,那两声叹息便是来自这对少女少年,他们不得相见,终生错过,如何不怨恨?

只是现在的情况和梦里又有些不一样。

梦里,红衣少女与那青衣少年是咫尺天涯。

如今……红衣少女倒是在眼前,那少年却还没有来

唐承念思索了一会儿,莫非,是要她去把那个少年人找来?

她试着向前走了几步,发觉自己可以自由行走,这也与梦中见到的那个场景不太一样。那个时候的她,几乎可以说是照着梦境安排来做,没有什么自|主能力。现在可以离开竹林,那么出去找人,应该也就容易多了。只是,等唐承念真的出了竹林,才发现找人也不像她所想的那么容易。

从竹林中走出来,唐承念便看到了屋舍。

这里和酆都城的景致相似,不同的是,这里显然更加明亮。酆都城总有种阴郁之气。

她不曾来过这里,街上也没有旁人,唐承念犹豫了一会儿,就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令她惊讶的是,走了好久,居然连一个人都没有看见。只是每一座屋舍的大门都是敞开的,她试着走进去过,居然也没有人跳出来指责她乱闯入门。

“这里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唐承念疑惑不解地想,末了,她忽然一乐。怎么都忘记了,此处并不是真实世界,而是一个因任务所创造的幻境。想来,整个幻境都是为了这个任务服务,一切与任务无关的因素全都剔除了。万一这里有人,而她又是个爱拉人聊天问事的话唠,岂不是乐不思蜀,好长时间都不肯走了?

于是,唐承念就不再思索了,而是继续朝前走去。

此处有四个出口,两处去往郊外,一处是过桥,另一处则是渡口。渡口有竹筏,想来是供她划过河水的。

唐承念正要淌过河去,却不禁一怔。

这场景,她总觉得有些眼熟。

梦?

她沉心思索了一会儿,猛然抬起头,不,不是梦境中见过。这是她曾经玩过的一款游戏,游戏中的结局,便是此处。对了,那红衣少女,那青衣少年,不就是游戏中的两位主人公?只是因为她来到这个世界,曾经因为妖树刺做了那个梦,因此记忆出现了一些混乱,这才迟迟没有想起来。

何况那款游戏是手控的,如今她却亲身进入了这幻境中,眼睛陡然见到这过于写实的景色,才会忘记这里可是她亲手遥控主人公走过好多遍的地方。此处既是游戏的起始地,也是结束的地方。

想到此处,唐承念便开始回忆当时青衣少年来的方向。

她转了个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有两条道通往城郊,一条去九龙坡,另一条去璧山。唐承念还记得,当时,那青衣少年便是从璧山走来的。她信心满满地朝着璧山方向走去,要说现实中的场景的确与游戏中很不一样。游戏里动动手指就能从九龙坡入口走到璧山去,而现在靠着她两条腿慢慢走,则要不少时间。

尤其是这片竹林,游戏里红衣少女所躲藏的地方一眼就能看见,如今她回头,却只能在纷纷扰扰的竹叶间寻到一片极为模糊的红影。这么模糊,也怪不得二人无法相逢。唐承念走到璧山入口,便见到一块十分轻、薄的氤氲水幕。

还真是还原,大约通过这水幕,就能进入璧山了吧?

倒是省时间。

唐承念触碰水幕,便被传送到了璧山。

悠扬乐声响起,听见记忆中的背影音乐后,唐承念终于见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人一身深色的青衣,手中捏着一张纸,脚步匆忙。他穿过青草地,走到唐承念面前,大约是没有想到野外会见着人,见了她,便不禁一愣。少年瞧了她一眼,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有任何人在,便蹲下身来,齐平与她对视,十分温柔地问道:“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到这里来了?你家大人呢?怎么不看着你?”

唐承念还是头一回听见这个角色说话的声音,是意料中的温和,便不禁有些发怔。

少年显然误会了她的意思,笑道:“你若是迷了路,我便将你送回渝州城里去吧。你以后可不要再偷偷跑出来玩了,璧山有妖怪。”

“哦。”唐承念并未表示惊讶,只是怯生生地跟上了他的脚步。

她一路都在想自己该如何不动声色地将红衣少女的位置透露给他。

出了璧山,二人直接被传送到了渝州城。

“你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少年想着好人做到底,索性送她回家。

唐承念羞怯地一笑,她又不是这里的人,哪里能够回答少年的话?

少年疑惑地看着这个小女孩。他总觉得这个小姑娘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

忽然,他见面前这个小孩子伸手指着他手里拿的画,问道:“大哥哥,这画上面是不是一个人啊?”

“是啊!”少年惊喜地又蹲下来,将画举到唐承念面前,十分急切地问道,“小姑娘,你仔细瞧瞧,你有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女孩子?她和我差不多年纪,比我矮一点……”他如今每见到一个人便会忍不住追问,求助,哪怕面前是个小丫头片子,他也不忘记询问。

唐承念良久只是支支吾吾。

她不是不想说,只是实在忍笑忍得太辛苦。这张画上的人画得简笔得不能再简笔了,虽然若是知道女主角的长相,再看这张画,便觉得画得很有神韵。但是对于并不认识那人的路人而言,这张画就简直是鬼画符,犹如天书!她可不敢笑得太大声,谁知道激怒了剧情主角,会不会对她的任务完成率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呢?

为了任务,唐承念可是一点儿也不敢冒险的。

她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意,这才天真地指着竹林方向,道:“我见过这样一位大姐姐,她在那里,大哥哥你去看一眼,是不是你要找的大姐姐?”

少年惊讶不已,顺着唐承念手指的方向望过去。

竹林尽隐,红影翻飞,他懵懵懂懂地朝前走了几步,再见那回眸的容颜,岂不就是这些天魂牵梦萦的女子?

唐承念留在原地,笑容浅浅地看着少年朝着竹林中的红衣少女奔去。

漫天绿影陌陌漫,她眼前又闪过了一片白茫茫的光。

恍惚间,她又听见了一首诗曲,却不是原先那一首了。

花似伊

柳似伊

叶叶声声是别离

雨急人更急

湘江西

楚江西

万水千山远路迷

相逢终有期

【叮!……】

【叮!……】

【叮!】

长相思,长相守。

唐承念朦胧地睁开双眼。

“唐姑娘,唐姑娘?”有人在唤她的名字。

“唐丫头!”

一声厉喝,将她吓醒。

唐承念埋怨地看向那吼自己的男人,道:“莫前辈,您吓死我了!”

“我瞧你发呆,不就以为你是魇着了?”莫子牙白了她一眼,“我好心好意喊醒你,免得你一呆不醒。你不感恩于我也就罢了,居然还怪罪我?”

“是是是,是晚辈不知好歹。”唐承念惊魂未定,才懒得与他拌嘴。

“怎么忽然发愣了,这兵器不合你的心意?”莫子牙问她。

唐承念刚张开嘴,忽然疑惑地看着他:“若是我说不合心意,你待如何?”

“还用说?你要是不喜欢,我拿别的给你换,这个且送给我吧……”说着,莫子牙腆着脸伸手来抓唐承念手中的双龙绝命针。

“哎!”唐承念自然不让,可惜莫子牙还是抓住了长刺的杆。

“啊!”谁料,他忽然惨叫一声,松开了手。

“怎么了?”

“好烫!”莫子牙不解又震惊地看着唐承念手中的兵器。

“烫?”唐承念疑惑地低下头,也看向了手中的双龙绝命针。就在此时,她才感觉到双龙绝命针的温度的确不太正常。只是因为她乃是火灵根,火抗又足够高,因此并不惧怕这温度,甚至根本不在乎。只是对于莫子牙而言,这温度就有些过烫了。

唐承念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握不紧双龙绝命针,她试着轻轻松开手,便见这双龙绝命针在她的手中剧烈地颤|动起来。RS

厦门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
呼和浩特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厦门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贵州癫痫医院年排名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